<address id="4vhno0"></address><select id="4vhno0"></select><div id="4vhno0"></div><sup id="4vhno0"></sup>
      <tfoot id="4vhno0"></tfoot>
            <del id="4vhno0"></del><select id="4vhno0"></select>
            <q id="z606ij"><sup id="z606ij"></sup><strong id="z606ij"></strong></q><strong id="z606ij"><legend id="z606ij"></legend></strong><select id="z606ij"><thead id="z606ij"></thead><code id="z606ij"></code></select><form id="z606ij"><abbr id="z606ij"></abbr><style id="z606ij"></style><strong id="z606ij"></strong></form>
              1. <ins id="z606ij"><dir id="z606ij"></dir><ul id="z606ij"></ul><dt id="z606ij"></dt><abbr id="z606ij"></abbr></ins><address id="z606ij"><center id="z606ij"></center><strike id="z606ij"></strike><tfoot id="z606ij"></tfoot><dfn id="z606ij"></dfn><dd id="z606ij"></dd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2. 育兒知識
                母嬰保健
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->行業動態-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永利遊戲_錯過,始于桂樹下

                雨說,我只淋濕他的頭發和衣服,他的心是幹燥的,雨下不到他心裏

                 如果過去不去,如果將來不來,如果現在你在……
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黑夜已至,萬物寂靜。永利遊戲獨坐在窗前,耳機裏傳來一陣陣陳學冬的《不再見》,不知何時我已習慣了一個人,愛上了安靜,不知覺的單曲循環這首歌……
                我隨手拿出了最愛的一本書,漫不經心地翻著,突然從書中掉落出一小朵桂花,香氣撲面而來。一陣微風輕撫過窗台,吹動了我淩亂的發絲,吹幹了我欲濕的眼眸……
                記憶被風吹成了長線,我被卷進了回憶的漩渦。
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我和紫荊的友誼是從何時開始的,也許是一出生吧。只是記得我們總是一起蹦蹦跳跳的上學,一起手牽著手玩耍。我們愛在小河邊看大人們釣魚,有時鄰居的伯伯釣到一條小魚,就送給我們玩耍,那時的小魚對于我們來說像是珍寶。
                我們把它輕輕放在一個盛滿水的小碗裏,我們的手裏一人抓著一把米來喂它,可是它就是不吃,我們急得滿頭大汗。這時,媽媽走過來說:”兩個傻孩子!魚這麽會吃米呢,它們吃的是小蝦.水草。“我們又興沖沖地跑到門前的小河邊摘了一大把水草來喂它,可是小魚還是沒有吃。
                鄰居的伯伯釣魚回來了,看見我們爲了這條小魚愁容滿布,于是說:”小魚在這個小碗裏太寂寞了,它想念它的朋友們,它不願意和它們分開,像你們一樣,不是天天在一起玩耍,不願意分開嗎?“
                我們恍然大悟,將小魚輕輕捧在手裏,然後一起來到河邊將它放生,當小魚的身體一接觸到河邊的水,就歡快地蹦起來,好像是聞到了朋友的氣息,它的身體在我們的手中敏捷地一躍,就跳入了水中,然後歡快地像河水深處遊去。我與紫荊相視一笑,她好像若有所思的樣子,然後用她大大的眼睛看著我,微笑著對我說:”我們以後也永遠不要分開好嗎?"我毫不猶豫地回答道:“好啊!”
                可是,到最後,這個回答卻成爲了對我最大的諷刺!
                我們也愛在草地上奔跑,無拘無束,自由自在。最愛是在小橋邊的桂花樹下,和她一起看日出日落,夕陽西下。花香氤氲的桂樹下,我們的歡笑回旋于天際,久久不能散去。我們每星期的周六都會一起相約在桂樹下玩耍。
                始終記得那個星期六的下午。我和紫荊約定好了去桂樹下玩耍,可是我剛要出門時卻下起了傾盆大雨,天空陰沉得可怕,雨水與土地發出難聞的氣息。我的腳往門內挪了一步,縮了縮身子,心想:下這麽大的雨,紫荊應該不會去吧,算了,我也不想去了,還不如在家裏舒舒服服地看電視呢!于是我坐在了沙發上,津津有味地看著電視。過了好一會兒,我聽見門外有人在敲門,開門一看,我震驚了,紫荊穿著濕漉漉的衣服站在門前,用她那雙大大的眼睛瞪著我說:"我們不再是朋友了!“隨後就跑進了雨中,她那決絕的語氣我至今還記得。我沒有去追她,而是傻傻地愣在門前。
                此後,紫荊便消失在了我的生活裏——她搬家了,她不再和我聯系,我至今也沒有對她說出那句對不起。我甚至還在幻想,如果我當初隨著追了出去,並跟她說一聲對不起,那麽我們的友情還會是現在這樣嗎?但是我猶豫了。現在想來,那只是一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,或許是因爲時光刻意的柔化,又或許是我們都已長大。
                然而,現在的我,只有一個人站在陌生桂花樹下,看著陌生的夕陽,嗅著陌生的桂花香,回憶著陌生的往事……
                此去不經年,後會終有期。
                ——後記

                   幾縷金色的陽光灑在那幅布滿灰塵的油畫上,不管站在哪一個角度看去,她都在對我微笑——蒙娜麗莎的微笑,讓我著迷。這個午後,我若有所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一)

                  都說城裏好,城裏又有什麽好呢?

                  上班回家兩點一線,平淡無奇;整天被鋼筋水泥包圍著,一到上下班高峰,人擠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雨下得很大,路上的行人比往常少了許多。沒有堵車,我早早地回到了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樓梯時,我哼起歡快的歌,心情好久都沒有這麽舒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樓梯的拐角處,我一不小心和一位抱著大包小包的女士撞到了一起,東西掉了滿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想肯定又少了一頓臭罵,因爲城裏人總是那麽不厚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連忙說著對不起,並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東西,露出歉意而又真誠的微笑。沒想到她竟然微笑著對我說,你剛才哼的那首歌我也很喜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相視一笑,小心地擦肩而過,同時哼起了那首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                好不容易盼到星期天,收拾收拾屋子,家裏煥然一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呆,這個城市無親無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嘟--”電話響了,朋友很親切地喚起我的小名,說一會兒來拜訪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把家裏好吃的全拿來出來,然後站在窗口不停地張望。有朋友來看我,我感到很高興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朋友來了,我們用家鄉話交談,從村東扯到村西,想起幼時的趣事,眼淚都笑了出來。她隨口問道:“你對門是幹什麽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……對,是開門關門的。”一陣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此,我對那扇門有了許多好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三)

                  也許,買一張機票,我明天就能抵達天涯海角。可我明天未必能坐到對門的沙發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天,我下定決心,一定要敲開那扇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擡起的手,又放下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幾經猶豫,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敲響了那扇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過了片刻,門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,緣分真是很好笑的東西,上次和我撞在一起的女士,竟是我的對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相互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邀請我進去,我很自然地坐在她家的沙發上。我接過了那杯熱氣騰騰的茶,霧氣在缭繞,有些許清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上午,我們在一起聊得極爲開心。臨別時她說:“你是第一個來我家做客的鄰居,看到你的微笑我很開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好意思地吐吐舌頭:“聽到你的話,我也很開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以後每每走到她家門口,我總忍不住從貓眼向裏張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後來,我發現她很晚才下班。有時一聽到腳步聲,我就立刻下床,打開那扇門燈,爲她提供方便。這樣做我很開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四)

                  又是一具周末,我洗完衣服,晾在露天陽台上。累得我像散了架一樣,躺在沙發上昏沉沉地睡著了。也不知過了多久,有人急促地敲門。一開門,是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說:“下雨了,趕快收衣服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望望窗外,雨下得還真大,她幫我把衣服收進來,動作很麻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此,我們來往更密切了,幾日不見,總有些想念。遇上節假日,相互發一兩個短信祝賀;饞嘴時,一起逛超市;爲了周傑倫的歌友會,一起在寒風裏守到半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後來嘛,我們成了很要好的朋友,只因我們都擁有真誠的微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微笑是一把神奇的鑰匙,拉近了我與鄰居的距離,是微笑讓我在這個陌生的城市交到了朋友,讓我不瑞那麽寂寞。每天對著形形色色的人,有了微笑,最真摯的笑,讓我自信了許多。我與微笑爲鄰,每天過得很充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在某天的一個午後,永利遊戲走到牆角,拿起幹抹布把那幅油畫畫上的灰塵都擦掉了。一縷金色的陽光灑進來,蒙娜麗莎笑得更迷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5 2001